伦敦: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复兴之路

2018-04-18 15:15   来源:未知 责编:admin

伦敦-这座雾都20多年来奇迹般的复兴并非一个美好的故事,由私营部门实现公共目标的局限性、由房地产刺激城市复兴的泡沫化都是曲折的一部分。

微信图片_20180328141731.jpg

英国首都伦敦,曾作为工业革命和大城市病”、贫民窟的首发地而闻名于世。历史上的伦敦所经历的磨难浓缩了人类城市史上的黑暗一面,它曾经历过死亡7万人以上的大鼠疫,直到一间面包房里蹿出的火苗引燃了一场席卷伦敦的大火,这场长达数周、夺去8人性命的火灾意外终结了鼠疫的肆虐,而灾后重建更令伦敦经济得以阶段性复苏。


史上的伦敦似乎总是在重复着类似的塞翁失马戏剧。比如它曾几个世纪都笼罩在“黄色浓雾”之中,1952年12月的那场4天4夜的大雾甚至夺取了成百上千条生命。灾难迫使政府制定《公共健康法》、《清洁空气法案》等一系列严苛法律,推动伦敦将重工业转移,向无污染的金融、创意产业和服务业转型。现在伦敦早已不是“雾都”,其空气质量居于全球城市前列。

微信图片_20180328141735.jpg

伦敦曾经是世界上交通最拥堵的城市,也是最早陷入似乎无解的交通困境的国际大都市。但同时伦敦也是轨道交通、地铁系统和道路拥堵费征收的首吃螃蟹者,市中心拥堵状况不断得到改善。伦敦拥有全世界最古老也最发达的12条地铁和轨道交通系统将于2018年通车的横贯城铁(Crossrail)工程耗资150亿英镑,途经伦敦希斯罗机场、伦敦市主要商业区、金融城以及伦敦东部的金丝雀码头等重要届时将为伦敦及周边提供快捷的客运服务。


为制造业基地和港口贸易中心的伦敦,最早感受到产业转移和内城衰退的“空心化”冲击,但历经艰辛之后的最终复兴带动了整个大伦敦重回世界之巅。如今伦敦被称为“世界城市”(World City),有着40%的城市绿化率,对于金融业、创意产业和高端服务业的吸引力无人能及它拥有世界上最大的保险市场,最大的黄金租赁市场,最大的船舶经纪市场以及比任何其他城市都多的外资银行和投资公司,以至于日本的银行在伦敦的数量比在东京还多,美国银行在伦敦的数量比在纽约还多。英国富时100指数中一半的企业和欧洲500强中超过1/5的公司在伦敦设立总部,而世界500强中75%的企业都在伦敦设有办公室

 

从衰退到复兴


伦敦城从衰退到复兴的变迁,发生在20世纪中后期制造业由英美等国向爱尔兰、以色列和东亚转移的历史语境之下。此前的百年,英国的海洋霸主和工业领先地位,使伦敦成为世界上最繁忙的港口和工业基地,繁忙到伦敦桥上桥下经常发生大规模交通堵塞。但随着英国工业体系的衰退和集装箱海运的兴起,“二战”后,临海的港口代替了伦敦的贸易中心地位,伦敦的码头关闭速度比开张的还要快。

 

微信图片_20180328141739.jpg 

“1950-1960年代是东京和纽约大发展的时期,而伦敦则处于衰退中。

 

1961-1971年,英国制造业和运输业也先后陷入衰落,整个大伦敦区有50多万人失业。加上英国政府推行的“新城运动”加剧了过度郊区化,当时伦敦的3万名码头工人中只有3000人留下来。1970年代和1980年代的大萧条,更沉重打击了英国经济,大部分制造业基地消失,重工业企业如贝克顿煤气公司、格林尼治煤气公司相继关闭,以港口为基地的工业开始萎缩。到1981年,伦敦港区失业率达到18.6%,整个码头区最后一个老码头——最大的“皇家码头”也正式宣布关闭。


1970年代末时,所有的英国大城市都出现了一种新现象:以废弃的工业或仓库废墟为特征的大块空白或半空白土地等待着再开发,但由于受制于财政削减或公众反对而无法施行。撒切尔政府的环境国务大臣迈克尔·赫塞蒂纳回忆他1973年飞过港口区的所见:紧邻着伦敦内城的繁华,是几百英亩荒凉的港口、码头和仓库等的空虚和无助。有各种委员会、报告、讨论,但令人震惊的是,没有人做出有效的事情,没有人负责。

微信图片_20180328141743.jpg

1977年,在一次英国皇家城市规划协会会议上,著名城市规划学家彼得·霍尔谈论城市衰退时说,“人们已经看到一些最大城市地区的发展在减速、停滞,然后倒退,失去了人口和就业。”尽管霍尔认为没有哪一种处方能够真正让这种地区起死回生,但他还是提出了一个“完全非正统的极端激进的处方”——自由港(Freeport)解决方案,即挑选某个小片地区进行各种尝试,不对其进行约束,这一方案“将以正大光明的自由企业为基础,官僚主义将被控制到绝对的最少”。


1979年,《英国地方政府规划与土地法》获得通过,授权国家环境部建立城市开发公司(UDCs),取代地方政府来负责城市开发区(UDA)的工作,并赋予UDCs一系列权力。 第一批UDCs的试点选在了利物浦和伦敦东南部道克兰地区,1981年,英联邦政府成立了半官方性质的都市综合体开发商伦敦港区发展集团(LDDC)致力于复兴衰败的道克兰港区。

 

微信图片_20180328141746.jpg 

 道克兰位于伦敦东部,离市中心不过8公里,西起著名的伦敦塔桥东至皇家码头坐拥22平方公里土地,沿着泰晤士河河岸线长达80公里,涉及沿泰晤士河的五个行政辖区:Wapping,Limehouse,SurreyDocks,IsleofDogs,RoyalDocks和Beckton。原本是一个有许多功能居住区和大量仓库的工业码头,但由于和伦敦交通体系分离,当时道克兰及其周围社区变得日益贫穷。1971—1981年间,该地区人口数量下降了18.15%,失业率比伦敦城内高113%,83%的居民住在出租房里


一开始伦敦港区发展集团(LDDC)对道克兰的开发并不成功。它先设计了一个宽泛而灵活的以需求为导向的开发框架,但由地方公众社区团体成立的道克兰联合委员会反对LDDC提出的道克兰规划方案,环境、土地和交通问题阻碍了投资者在该区的投资,政府也无法拿出资金购买土地。

微信图片_20180328141751.jpg

随后伦敦港区发展集团(LDDC)通过大规模的通讯和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改善了道克兰区域的投资环境。它修建轻轨将其与伦敦地铁线联通,建设公路干线并联接到全国高速公路网等;其次,LDDC利用公共资金作为杠杆,将土地以比市场平均水平低的价格出让给开发商,成功地吸引了私人投资


1980年代,英国经济开始回暖,道克兰开发区土地的商用价值大大提升,伦敦港区发展集团(LDDC)从土地增值中获得了巨大利益通过分期开发住宅、商业物业等所获得的收益滚动开发,到1991年3月,LDDC已经购买了2109英亩土地,占道克兰总面积的40%。其中483英亩用于基础设施,1225英亩出售给私营部门用于开发。1981-1987年,LDDC共投入公共资金3.8亿英镑,吸引了20亿英镑的私人投资。道克兰因此成为1980年代杠杆规划的最杰出案例,和其他城市内城复兴的样板

 

微信图片_20180328141756.jpg 

道克兰的复兴虽然命运多舛,在目前来看仍然一个螺旋式的上升结构。如今,道克兰已经成功转型为世界级金融中心,这里聚集了银行、金融机构和法律服务等众多行业,摩根斯坦利、瑞信、花旗等世界知名金融机构是该地区的主导租户。这里是伦敦最具活力的一处新城,俨然具有了替代中央商务区的趋势,其在世界金融界的地位与纽约曼哈顿岛相差无几。同时,它还带动了整个伦敦向高科技、创意产业和高端服务业的全面跃迁。

微信图片_20180328141759.jpg

而现如今的皇家码头也迎来了新的生机。由中国企业总部基地(ABP)投资17亿英镑开发的皇家码头项目“亚洲商务港”与2017年4月开始施工,这一项目的进行使得这片土地将成为伦敦继金融城、金丝雀码头之后第三个金融中心,这也是中资民营企业迄今为止在英国最大规模的投资之一。伦敦新成立的合伙集团——伦敦经济行动合伙集团将在皇家码头企业开发区投资3.8亿英镑,用来加速伦敦新商业区域的建设与交付,落成后,该区域将提供4000套住房,创造40000个工作岗位。


数十亿英镑涌向皇家维多利亚码头,促进了东伦敦地区经济的迅猛鹏飞,伦敦的城市复兴势必将加速上演。

  

关注微信

回到顶部